1294年前的那个秋天,25岁的李白,“仗剑去国,辞亲远游”。他顺水东下,留下了“峨眉山月半轮秋,影入平羌江水流。夜发清溪向三峡,思君不见下渝州”的千古名篇。据考证,这是历史上有明确记载的吟咏渝中的第一首诗。

  诗仙不会想到,千年之后,会有数以亿计的同胞,专门跑到这一地界,寻找他们心目中的诗与远方。

  在游客们心里,这里有“山城空中公共汽车”;有停在8楼的2号轨道交通;有璀璨梦幻的夜景;当然还有著名的李子坝“三大神兽”……这里是热门打卡点聚集地,是美食天堂。

  当然,这里有的,又绝不仅限于此。

  三千年江州城,八百年重庆府。这个坐拥长江、嘉陵江,幅员面积23.24平方公里的半岛,是巴渝文化生生不息的动力源泉。

  这里被称为“母城”,是重庆开始生长的地方。

  周恩来在红岩村过45岁生日

  渝中区化龙桥52号,有一个更广为人知的名字,红岩村。1939年,八路军驻重庆办事处和中共中央南方局移居此地,红岩,就此与中国革命的历史紧密联系在了一起。

  南方局和办事处共有100多人。这里的生活是艰苦的,工作是紧张的,同志们团结融洽、亲密无间。

  1943年3月,初春的山城,乍暖还寒。3月18日下午,在红岩村的一片草地上,一群青年围坐在周恩来的身边,听他讲述自己的身世和经历。从东渡扶桑到留学法国,从黄埔军校到北伐战争,从南昌起义到红军长征,从“七七事变”到移驻重庆……

  按照农历,这天是周恩来45周岁的生日。当天晚上,就在救亡室,同志们悄悄地准备了几道再简单不过的菜和面条,想以这样的方式给他过寿。遭遇“突然袭击”,周恩来当即严肃表示,不需要以这种形式过生日,“抗战建国大业尚未成功,唯有加倍努力才是”。大家伙马上向他恳求说,并不是真的要办祝寿宴,不过想借机会让伙房换换口味。大家的盛情难却,在反复强调下不为例后,周恩来只吃一碗面条以示纪念。在那个艰苦的年代,那几道简单的菜,最后成了同志们“打牙祭”的盛宴。

  也就在这天晚上,周恩来在自己的办公室,以一个共产党人特有的襟怀,写下了著名的《我的修养要则》:

  一、加紧学习,抓住中心,宁精勿杂,宁专勿多。

  二、努力工作,要有计划,有重点,有条理。

  三、习作合一,要注意时间、空间和条件,使之配合适当,要注意检讨和整理,要有发现和创造。

  四、要与自己的、他人的一切不正确的思想意识作原则上坚决的斗争。

  五、适当地发扬自己的长处,具体地纠正自己的短处。

  六、永远不与群众脱离,向群众学习,并帮助他们。过集体生活,注意调研,遵守纪律。

  七、健全自己身体,保持合理的规律生活,这是自我修养的物质基础。

  《我的修养要则》共217个字,分为7条,从学习、工作等各方面严格要求自己。一代伟人严于律己的作风,为人们树立了一面镜子。

  从会仙楼到环球金融中心

  穿过一年到头从不缺人气的解放碑,进入环球金融中心(WFC)负一层,搭乘观景台专用电梯到70楼,再转延伸电梯上73楼,随着电梯门打开,通透的玻璃幕墙外,就是蓝天白云。这时,你的脚下,是大半个重庆主城,楼宇似森林,繁茂而旺盛。解放碑在一众高楼簇拥下,竟然显得有些矮。

  时光往回流转,上个世纪30年代,这块地界上就已经形成了现代意义的城市广场——督邮街广场。散文家程大千曾在《督邮街》中写道:“皮鞋的运动场,时装的展览会,香水的流域,唇膏的吐纳地,领带的防线,衬衫的据点,绸缎呢绒之首府,参茸燕桂的不冻港,珠宝首饰的走廊地带,点心的大本营,黄金的‘十字街头’……这就是督邮街”。

  1941年,督邮街广场中心,竖起了一座弘扬抗战精神的建筑物——“精神堡垒”。抗战胜利后,国民政府在“精神堡垒”空袭被毁的原址,修建抗战胜利纪功碑。重庆解放后,改名为人民解放纪念碑,也就是我们熟知的“解放碑”。

  很长一段时间内,解放碑是这一带最高的建筑。直到1982年,会仙楼的建成。会仙楼连同负一层和屋顶花园,总层数达到15层,高54米,几乎有两个解放碑高,被认为是当时的重庆第一高楼。

  上世纪八十年代,大多数人的着装还束缚在青蓝里,那时的会仙楼,是重庆最“洋盘”的地方,订房间要排队。好多40岁以上的重庆人,都有在会仙楼上去“玩个格”的回忆。

  1988年,渝都大酒店和顶部的“旋转餐厅”开业,会仙楼不再独占风头。再后来,它周边的高楼越来越多,会仙楼慢慢地淹没在繁华里。2009年,在矗立解放碑27年后,会仙楼被爆破拆除。

  这并不是终结,是新生。

  五年后,在会仙楼原址上,环球金融中心,刺破339米的天空,成为目前的重庆第一高楼。它联手解放碑的一众购物广场,构建起整个重庆乃至西部最集中的国际奢侈品消费区,成为西部时尚生活风向标。